<th id="p95fr"><noframes id="p95fr"><span id="p95fr"></span>
<span id="p95fr"><noframes id="p95fr"><strike id="p95fr"></strike><span id="p95fr"></span>
<th id="p95fr"></th>
<th id="p95fr"><noframes id="p95fr"><th id="p95fr"></th>
<progress id="p95fr"></progress>
<th id="p95fr"></th><th id="p95fr"></th>
<th id="p95fr"><video id="p95fr"></video></th>
當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網 > 要聞

走進德壽宮,我們究竟看什么?

發布時間:2022-11-15 09:46:34 來源: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張彧 張夢月 通訊員 胡金

南宋德壽宮遺址博物館

  南宋德壽宮遺址博物館終于要來了。

  11月14日,這個因一道岱赭宮墻火上熱搜的南宋宮苑遺址,迎來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媒體探營。

  先做個簡介:德壽宮始建于南宋紹興三十二年。它作為宋高宗趙構退位后居住的宮殿,當時和南宋皇城遙相呼應,坊間人稱“北大內”。雖然是養老之用,但這個非正式的皇宮,卻以“氣象繁盛”著稱,后苑園林尤其精美奇巧。從2001年開始,歷經4次考古發掘、2年復原重建,德壽宮一直被視為浙江“宋韻文化傳世工程”的代表作。

  如今進度條走到了99%,很多人卻有些“近鄉情怯”:一直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的德壽宮,“出圈點”究竟多不多?“含宋量”究竟足不足?

  筆者覺得,不妨“劇透”一二,滿足大家的好奇心。在德壽宮里,究竟看什么?怎么看?

  這事,有講究。

 。ㄒ唬

重華宮正殿

  很多人走進德壽宮最樸素的想法,不過是希望瞧一瞧那座拂去歷史煙塵,款款走來的盛世宮殿,希望借此見一見八百年前的云和月。

  但如果你是奔著“氣象恢弘”和“皇家氣派”而來,那現實可能會有些“骨感”——

  在南宋臨安城的版圖上,鼎盛時期的德壽宮占地面積約17萬平方米,大約相當于11個標準田徑場的大小。

  而在今天的杭州地圖上,德壽宮的考古發掘面積僅有6900平方米,“重見天日”的部分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這一角“冰山”,既沒有北京故宮博物院72萬平方米的恢弘體量,也及不上良渚古城遺址公園的遼闊景觀。

中區遺址數字化復原展示

  隱匿在紅墻后的這一方天地,能否承載得住外界的期望?

  沒有標準答案,但有兩種矛盾感,值得白描一二:

  第一,德壽宮里不見景,卻又處處是景。

  從重華宮大殿一路向下,你就能看到中區最核心的景觀——

  乍一看平平無奇的土質遺址,依然保留著出土時的原生態,塵滿面、鬢如霜。在考古專家眼里,這些遺跡是珍寶;但對于“門外漢”來說,遺址就像是“土坑”,晦澀難懂。

龍泉窯青釉六方七管占景盆

  怎樣讓老百姓看懂德壽宮?

  數字展示,可以勾勒出時間的模樣:

  在這里,遺址就是一塊巨大的“投影屏”,里面的每一塊磚石、每一根柱礎都能不斷“生長”,直至還原整個重華殿的建造過程。

  觀展者全程不用佩戴VR眼鏡,肉眼就能看到德壽宮的前世今生。

  第二,德壽宮里不聞聲,卻又處處是故事。

  與其他文物展陳中動輒數千件的規模不同,德壽宮的190余件陳列文物雖然“不施粉黛”,但依然能看出宋式宮廷生活的審美意趣:

  從三枚陶制的圍棋子,能一窺宋高宗的“退休生活”;一方龍泉青釉占景盆,能遙賞宋人“四般閑事”中的插花之美;一片漂洋過海的玻璃,折射出南宋的“奢侈品”風格……

  即使是用來鋪砌地面的窄長條灰磚,也有個好聽的名字叫“香糕磚”。通過這塊磚的花紋,看到的是宋代宮廷營建時的“打花”技藝。

  800年前的古都臨安,就這般面目生動了起來。

 。ǘ

重華宮正殿復原陳設展區

  不可否認,這是一場事先張揚的穿越。

  從2001年“初見天日”到2020年“平地起高樓”,再至“百米紅墻”火上熱搜,為何獨獨對德壽宮,大家期待值拉滿?

  大家可能已經注意到,在德壽宮的“官方介紹”中,打頭的是這樣一句描述:首次原址原貌展示。這是南宋臨安城內等級最高、揭露面積最大、考古研究和地面建物復原研究最充分的遺址。

  換個角度理解:雖然貴為曾經的南宋都城,但這樣的遺址,杭州并不多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:“一個城市的歷史遺跡、文化古跡、人文底蘊,是城市生命的一部分!倍鞘械目沙掷m發展,一定與積淀的歷史資源相協調。

  從上世紀80年代杭州發掘南宋皇城遺址開始,過去的近40年間,杭州持續在歷史長河中“大浪淘金”,就是為了找到一張能代表杭州宋韻的古都名片。但由于歷史原因,杭州的宋韻留存一直以來都是“零敲碎打”。

  這直接導致杭州宋韻文化的挖掘成果難以集中展示,考古價值的高端維度上也有短板。

慈福宮正殿

  而德壽宮的橫空出世,讓曾經遙不可及的宋朝,在這里找到了一個線頭——

  從空間上,以德壽宮為原點畫出一個“步行15分鐘可達”的同心圓,周邊的南宋御街、清河坊、五柳巷歷史街區等風格互補的歷史建筑群落,都能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。宋韻文化有了集中展示的空間基礎。

  從類型上,德壽宮作為我國唯一一處集皇家宮苑和江南園林于一體的遺址,為杭州的宋韻平添“貴氣”——宋高宗、吳皇后、宋孝宗、謝皇后……他們先后都拿到過這里的“房產證”。他們的居處,更能反映南宋官式建筑——尤其是宮殿建筑的最高水平。

  即使現在已經沒有了滿屋子的精致,但“遺址+時間”的組合,就足夠為歷史填空,為想象留白。

 。ㄈ

西區遺址數字化復原展示

  人們為什么想要走進德壽宮?

  筆者認為,這其中有對宋朝的好奇心,但更多的是對那個文化黃金時代所呈現的精神世界的向往。

  實際上,未開先紅的德壽宮正向我們展示出這樣一種趨勢——

  過去一年間,古都南京的德基美術館推出的“金陵圖數字藝術展”真實復刻了文物《金陵圖》,引來10余萬觀展者“一鍵入畫”。

  宋元時期“東方第一大港”泉州,申遺成功一年來,旅游熱度持續攀升。今年國慶假期,有415萬余人造訪刺桐城,尋宋探韻。

  目前,全國歷史文化類景區由2012年的2064個增加到2021年的4111個,翻了一番。2021年,全國博物館數量、年舉辦展覽數量、年參觀人次分別增長60%、144%、119%。

  事實上,傳統文化“占領”文旅舞臺,并非是一時的“群情激昂”,背后是中國人文化心態的轉變,折射出國人面向世界日益增強的文化自信。

  這一系列的數字和實例證明,人們對于傳統文化的審美需求,已到了爆發的前夜。

南宋歷史文化陳列展區

  如何滿足這一“需求側”?

  習近平總書記早已指出:“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、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、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”。

  讓“供給側”活起來,這一點知難行易。正因如此,為了亮相即驚艷,德壽宮“卯足了力氣”——

  為了呈現最好的光影效果,直至筆者探營時,數字化復原展陳團隊仍在緊張完善,一份方案至少改了上百次。

  為了百分百原味復刻,重建的中區宮殿不用一釘一鉚,全部以榫卯技術搭建而成。有時為了復原一片原汁原味的宋瓦,就需要花上整整三個月。

  所有的細節,都透露出一份“敬畏心”:宋韻不是“建個館”這么簡單,更重要的是把歷史掰開揉碎,讓人們看得明白、讀得滿意、想得通透。

  只有流動起來,才能傳承下去。在浙江,壘砌“宋韻文化傳世工程”的磚石,也不僅僅只有一個德壽宮:

  眼下,杭州正在系統推進南宋太廟遺址等地的改造提升,探索怎么讓“宋韻杭式生活節”過得有意思;

  寧波通過解讀月湖十洲、東錢湖的南宋石刻,譜出了日益響亮的“宋韻九歌”;

  紹興謀劃推進古城整體申遺、宋六陵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、陸游故里的改造提升……

  我們不迷戀歷史的輝煌,因為比起遺址的巍峨宏大,歷史與現實互相關照、文化與生活彼此相親,才是宋韻的詩意所在。

  現在的浙江,正期待著更多的詩意、更多的“德壽宮”。

標簽:編輯:龔曉
列车上把她做高潮了
<th id="p95fr"><noframes id="p95fr"><span id="p95fr"></span>
<span id="p95fr"><noframes id="p95fr"><strike id="p95fr"></strike><span id="p95fr"></span>
<th id="p95fr"></th>
<th id="p95fr"><noframes id="p95fr"><th id="p95fr"></th>
<progress id="p95fr"></progress>
<th id="p95fr"></th><th id="p95fr"></th>
<th id="p95fr"><video id="p95fr"></video></th>